首頁->湖南好人

湘西七旬兒媳以病弱之軀撐起苦難的家

發布時間:2018/11/15 9:41:50 瀏覽:290

  一個在風雨中飄搖的家,一個深陷貧病泥濘中的家,一個世間罕見的苦難家庭,被石九英用她年逾七旬、體弱多病的佝僂身軀,撐起來了。這些苦難,壓得她似乎連喘息都那么難、那么難。在普通人看來,她的生活每一分每一秒都是苦澀的滋味。一家四口,被病魔纏住、被貧困網住,這個家似乎隨時都要垮了,但石九英用她最美的孝心、最美的品德、最頑強的毅力,在風雨中支撐著這個苦難的家庭艱難度日,這一堅持便是4380天。

  石九英的丈夫龍頌華今年七十多歲了,十幾年前,因為突發腦梗暈倒,慶幸村民們及時發現送醫搶救了回來。命雖然保住了,但行走不便、無法從事體力勞動,腦子也越來越不清楚,說話顛三倒四,后來還并發了糖尿病,又時常尿血,需長期服藥,家里的頂梁柱就這樣被疾病擊垮了。

  石九英的兒子龍放心,初中畢業就去廣州打工。2006年工作中突然暈倒送醫后被確證為Ⅱ型糖尿病。好好的一個俊小伙,就在糖尿病的折磨下成了一個徹徹底底的藥罐子,只能在家休養,每月藥費開銷巨大,35歲的他,至今還未結婚。

  屋漏偏逢連夜雨,石九英的公公龍巴正2011年因高血壓引發了偏癱,從此下半身就無法動彈,吃喝拉撒全都要人服侍,婆婆在不久之后因病去世。照顧公公的責任從此就只能由石九英一個人擔起,這樣不分晝夜的照顧至今已8年。

  而石九英,她自己也是個病人。身體長期超負荷運轉,石九英的腰椎早已傷痕累累,疼痛止不住的時候只能靠吃藥緩解。而幾十年來嚴重的腎結石,更加重的她的疼痛,這些都是常人無法忍受的,石九英卻為了省藥錢,硬是扛著。

  就這樣,自己也是病人的石九英,撐起了這個隨時會坍塌的家。

  5月9日,我們一行專程來到保靖縣呂洞山鎮夯沙村梯子寨,探望石九英一家。

  沿著進村的青石板路步行五分鐘,就到了石九英家。遠看,她家住的是一棟五柱八卦,外加一間廂房的苗族傳統木屋,外觀倒是和周圍的人家沒有什么區別,看著似乎這家人日子應該過的不錯。走近了細細一瞧,房屋的木板、柱子上都有細縫,屋檐炸坼、歪斜、殘破,青色的蓋瓦也參差不齊,久未修葺的房屋,顯得凌亂、破敗而冷清。走進堂屋看,左側房間沒有一絲光亮,地上雜亂無章的堆放著數不清的泡沫、塑料等雜物,中間擺放著一架竹床,上面幾層薄薄的被子耷拉堆積在一起,被面油膩的發亮。廚房已許久沒有生火做飯了,堆滿了灰不隆冬的雜物,根本無法下腳。堂屋的餐桌上放著幾個用過的碗,幾只蒼蠅在上面盤旋,翅膀摩擦的嗡岸聲在這個家顯得異常清晰、響亮。

  雨下的越來越大時,石九英和她丈夫龍頌華回來了。石九英穿傳統苗服,手里拎著裝茶葉的塑料袋。她身形佝僂、兩眼深凹、手腕干枯,手背上的血管清晰突出,雙手的每個指甲上都有一圈黑色印子,一看便知是因長期勞作而留下的無法洗凈的痕跡。她的丈夫頭發花白,個子瘦小,坐在廂房的地腳上,手里拿著一根木棍自言自語。我們一行說明來意后,石九英熱情的搬椅子給我們坐。

  石九英她24歲便從吉首市馬頸坳鎮的一個邊遠苗寨嫁到了梯子寨。以前,她上有公婆,下有兩女一兒,丈夫勤快,一家人小日子過得有滋有味。后來,兩個女兒出嫁后,日子還過得去。但是,10多年前,災難一個接一個降到她家,幸福的生活戛然而止。從此,沒有讀過書,客話都講不清的她,苦苦支撐著這個搖搖欲墜的家。

  接踵而至的苦難,讓石九英悲痛欲絕。家里的頂梁柱垮了,兒子病了,公公癱了,婆婆過世,一個接一個的打擊連續降臨,這個家怎么辦?石九英自己也一身病,傷心欲絕時,她知道,她不能也倒下去,她要倒了,這個家就倒了、散了。

  這么多年來,石九英一直是家里起的最早的,到深夜也沒法休息的人。她似乎成了一個不停旋轉的陀螺,連自己也是病人都無法顧及了。

  早先石九英還沒上七十歲時,家里的收入都靠她種田種地的收成。田里的水稻熟了,她就一個人去收稻子、打谷子,賣糧食;地里的茄子、豆角、辣椒熟了,她就用一根根掐、一個個摘了用背簍背著去賣。賣的錢就給公公、丈夫、兒子買藥,供家里生活。現在年紀大了,她實在是做不動了,田地只能荒了。慶幸近幾年扶貧隊給村里種上了茶樹,她每天就出門采茶。大概能采到2、3斤鮮茶葉,雨天的時候還要減去2兩水汽。清明前后的鮮茶葉能賣到100元一斤,而平時則只有20、30元。去年村里幫扶,給她家也種上了一畝茶園,還照顧她兒子龍放心養了10幾箱蜜蜂。

  操持家務、外出做工,全是石九英。就連難度最大的服侍癱瘓的公公龍巴正,石九英也只能靠自己。人都說久病床前無孝子,而石九英作為兒媳婦,卻是將已經癱瘓多年的公公照顧的無微不至。長期癱瘓的人不能站,更不能走,大小便只能坐著或躺著拉,如果一天不給他擦身、抹藥,他全身上下就會長褥瘡,皮膚也會潰爛。石九英的公公身材高大,即便每一次擦身都要耗盡石九英全身的力氣,石九英還是堅持一天兩遍給他用草藥水擦拭身體。她公公身上穿的衣服雖然不甚講究,但身體干干凈凈,沒有一個褥瘡,這都是石九英8年來堅持為他用草藥擦身的結果。知道石九英家窮,沒錢買藥,寨子里的一個草醫就定期上山給石九英采草藥曬干切好,送給她。每天早上,石九英都是家里最早起來的。她摸黑在裝草藥的袋里抓幾把草藥,加些水,然后就在公公住的廂房外的火塘生火,將藥罐架上去熬出藥汁,就趁著藥水熱騰騰的時候給公公一遍遍的擦拭身體。之后便去準備一家人的早飯。等公公吃飽后,她才急匆匆的帶上自己的飯出門做工去。下午做工回家,背簍一放就是先生火熬藥,給公公擦拭身體,再準備一家人的飯,忙碌到深夜還要清洗公公換下的臟衣服。就這樣,年復一年,日復一日,8年來從未間斷。

  正聊著,石九英的兒子龍放心從外面回來了。瘦瘦高高的外表,讓人看不出他每天都要打針、吃藥維持生命。他的臉上雖然掛著笑容,但透出許多的無奈。他說,家里都是病人,打針、吃藥從未間斷,家里窮的沒有值錢的東西。有一次,他發病了,家里沒錢送他進醫院,還是靠村里家家戶戶捐款救了他的命。說到他家的日子怎么過,他拿出一本存折,里面是全家人的收入,內容是國家的兜底、護林等補貼資金。目前家里的茶園還未開采,蜂蜜也沒到收割季節。家里生活和醫藥開銷還是只能靠國家資金和他娘采茶,全家一年加起來有2萬元左右,日子過得甚是艱難。他說要是沒有國家的這點錢,家早垮了。

  提到他娘,他愧疚地說:“每次看到我娘給阿公翻身擦身,我和我爹一點忙都幫不上,我都替我娘感到苦。”龍放心還說,他阿公白天睡多了,晚上就睡不著,讓他睡他就罵人,他娘從來都沒有還嘴,都是小聲小聲的勸他。熱天還好,如果是冬夜,他娘只能在火塘里燒火,整夜守著阿公,讓他既不涼著也別摔到火坑里。每天他娘都有做不完的事。有時,他爹暈倒在路上,他娘還得叫人把他背回來。他說他娘一心掛幾頭,操心事太多了。七十多歲的石九英看起來確實比她公公還蒼老。

  說到生活,龍放心的手來回搓著,顯得無能為力。因為窮和病,他家每天吃的是自己種的菜,偶爾加點臘肉,從不買新鮮豬肉,能節省就盡量節省,他娘甚至自己痛了也不太吃藥,把錢省下一點是一點。

  傍晚,又到給公公龍巴正擦身抹藥的時間,石九英燒火熬藥,從房里把公公扶出來,放在靠椅上坐好。藥水熬好了,她用苗語對公公說,要擦藥了,然后慢慢幫公公脫掉衣服,用手將毛巾從滾燙的藥水里撈起、擰干,試了試溫度,合適了才給公公一遍遍擦拭,還時不時和老人說話。

  在村里轉一圈,碰人就問他們對石九英的看法,說到石九英,他們個個豎起大拇指,說她是天底下最孝順的媳婦。石九英的鄰居龍光富是村里的老支書,他對石九英照顧癱瘓公公和一家人的事跡表示非常欽佩。他說:“能堅持這么多年照顧公公,從不埋怨一句的媳婦,世間少有,恐怕很多人親生的女兒,也不一定做得比她好。”

  石九英孝老愛親的事跡在2018年5月17日團結報第3版“民情互通”欄目刊發后,經湘西網“湘西頭條”推介,引發社會各界的強烈反響和熱切關注。

  孝子之至,莫大呼尊親。人間至孝之人,若不是石九英還有誰呢?悲苦的生活在她身上刻下一道道深深的傷痕,但她那顆至孝至善、至誠至韌的心,始終光潔如玉、閃閃發光。


江苏快3一定牛预测